■ 深圳特區報記者 劉啟達
   通訊員 鐘金華 劉德潤 文/圖
   “媽,我出門上班了。晚上回來陪您吃晚飯!”老徐俯下身,貼近母親的耳朵說話。患有骨癌的母親,耳朵早已不再好使,聽了半天,才輕輕地點了點頭,說道:“早點回來。”
   他,就是深圳鐵路公安處筍崗車站派出所的老民警徐樹偉。今年4月份,老徐就將年滿六旬,額頭上道道皺紋記錄著他從警42年來的風風雨雨,而這也提示著,這將是他作為鐵警的最後一次春運執勤。
   大年初一7時40分,老徐提前趕到派出所,與值勤民警交接,踩著警用摩托車趕到筍崗車站站場,不遲不晚,剛好8時整。保安小李也趕到值勤室。老徐招呼著:“小李,走,咱們轉轉。”偌大的站場,停放著抵達深圳站的所有列車車底,老徐這一句輕描淡寫的“轉轉”,就是要對逐趟列車、逐節車廂進行檢查。
   老徐帶著小李爬上爬下,早已轉了十多公里,查了十多趟車,兩人額上已滲出豆大的汗珠。
   老徐擦拭著汗水,望著碧藍天空,若有感觸地說:“今天的彩虹橋格外好看。”
   12時,老徐剛剛吃了幾口盒飯,就聽到派出所值班室呼叫:“老徐,旅客梁先生來電報稱,他在K115次九江至深圳列車上遺忘一袋行李。”老徐立即帶著小李向站場一路小跑過去。地毯式查遍了整趟列車,老徐嘆了口氣:“唉,沒有找到,這大過年的,丟了行李,旅客該多焦急啊。”其實春運以來,老徐已多次幫旅客找回了行李。
   12時40分,老徐接到妻子發來的信息:飯後記得吃藥。他連忙回到值勤室,往嘴裡塞了幾粒藥。
   14時10分,老徐又接派出所值班室來電:“老徐,剛在監控上發現一名閑雜人員從貨場支線西北口進入鐵路。”老徐馬不停蹄趕到現場。經查,是一名想抄近路回家的男子。老徐對他好生教育了一番。
   接下來,巡查簽到、安檢巡防、清站查車……不知不覺,已是傍晚19時許,老徐查完停放的臨客車底,對站場再次來回巡查了個遍,確信站場及停放列車安全,才長長地舒了口氣,整裝回所。
   在崗一分鐘,乾足六十秒。僅春運短短不到20天內,老徐就清查列車底300餘趟,清查各類閑雜人員60餘人,清除各類安全隱患16處,磨破了2雙鞋子,為旅客找回財物折價3萬餘元。他用忠誠書寫了自己的從警之路,用熱情鋪就了旅客的安全旅途。  (原標題:“今天的彩虹橋格外好看”)
創作者介紹

江若琳

eteqh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